《抹黄》50:让秋蝉过得残冬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15      浏览量:0
《抹黄

《抹黄》50: 让秋蝉过得残冬

砚清/著

送走霍达,狐闹闹拿着胡子固给的地址,无精打采地去查案。她按着地址找到汇春花园3单元1204室,正准备敲门时,突然听到门里面有人说话,那声音似曾相识,只听那声音说道:“口红,这两条烟你收好,慢慢抽。”一个女人懒洋洋地说:“好吧,以后办案要你的手下轻一点,那天把我的胳膊都捏疼了。”

接着里面传来嬉闹声,只听那女人说:“别对我动手动脚的,给我出去。”

狐闹闹赶忙闪到一边。门开了,走出来的竟是侯所长。狐闹闹疑惑了,侯所长怎么会到这儿来?联想到之前发生的几件事,都与侯节有关,她想,我哥怀疑得没错,这事件不是偶然的,侯节很可能就是幕后黑手。

直到看着侯节的警车开出汇春花园,狐闹闹才再次闪到1204房门旁,举起手来准备按门铃时,手指头都已经搭上门铃了,只需稍稍用力,门铃就会响,但是,她还是放弃了:按开门后,除了看到那个叫口红的女人的脸,还能得到什么呢?反而会打草惊蛇。

她若无其事地下楼,回到自己车内,首先把这一发现告诉了她哥。胡子固听她说完后喃喃地说:“难怪恐吓楼卉的也是他。”他告诉她看望楼卉的情况,两人在电话里分析,这个幕后黑手十有八九是侯节。

接着,她驱车去市政府。到了蓝红玉办公室,她把门关上,神秘地告诉蓝红玉自己的发现和她哥的分析,蓝红玉却不以为然:“也许他是上门去做那女人的思想工作,《华东快报》登出更正消息,是侯节承担了担子和做了许多工作才形成的。”

“哎……”狐闹闹急得只跺脚,“那是他们编的圈套,我哥,我哥那人,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下作事呢?”

“人都是会变的,何况是男人,我们谁都不能给他作保证,还是让事实说话吧!”蓝红玉一本正经地说。

“你什么意思,男人会变,女人就不会变,我看首先变的是你,你都快变得让我认不出来了。”狐闹闹眼圈红了,急得要哭。

“好了,好了,我们都会变得,一层不变就不符合唯物辩证法了。今晚我请米书记、林市长、詹局长和侯节吃饭,感谢他们为我挽回声誉担了担子,你来作陪吧,同时暗中观察侯节,看看他有没有可能是抹黄你哥的幕后黑手。”

“来就来。”狐闹闹倔头倔脑丢下一句话,走了。

晚上,听涛宾馆,蓝红玉用丰盛的晚宴来招待这几位功臣。狐闹闹果然来了,但还是显得有些倔头倔脑,不大自然。蓝红玉要她给大家敬酒,她只给米书记和林市长分别敬了酒,对于詹发权和侯节,她端起酒杯,板着脸说:“我上次说过,我们是梁山朋友,不打不相识,就不分彼此了吧,一起干。”这话虽然不中听,但如今她是霍达的女朋友,早已山鸡变凤凰,詹发权和侯节都不敢造次,只得干笑两声,都把酒干了。

为了拉近与狐闹闹的关系,林光璧回敬了她两次,第一次是礼尚往来,第二次是要她代霍达受罚。狐闹闹说:“我为什么要代他受罚呢?”林光璧说:“我给霍老当秘书时,霍达还不到十岁,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跑,找爸爸,是我看着长大的,如今,他采了我们运河市最漂亮的一朵花,连招呼都不跟我打,你说我能不罚他酒吗?”其他人都跟着起哄,狐闹闹只得给他面子,代霍达受罚了一杯酒。

狐闹闹喝了酒后,面若桃花,更好看了。米刚原来还不知道他们的这层关系,也乘兴敬了她一杯,让她代问霍老好。一时间,她俨然成了霍家的媳妇,高高在上。蓝红玉心里不由得有了些醋意,她虽然对霍达没有那层意思,但看着另一个女人因为自己的旧情人而“夫贵妻荣”,尽管这女人是自己的小姑,她心里还是像翻倒了五味瓶。

詹发权和侯节也分别回敬了她一杯。侯节回敬她时,她端起酒杯,故意说道:“感谢你为我哥担了担子,我今天去汇春花园找人,与你擦身过,怕认错人,没敢打招呼。”

侯节一怔,随即应付道:“哦,我今天去汇春花园找那女的了,就是诬蔑你哥的那女的,我要她不要在外面瞎说,再瞎说就把她抓起来。”

蓝红玉心想,看来狐闹闹白天碰到的事情得到印证了,就举起酒杯说:“感谢侯所长,我们三人一起喝了这杯酒吧!”

三人一饮而尽。

饭后,他们一起去唱歌,狐闹闹与侯节合唱了一首《暧昧》,唱完后,她悄悄对侯节说:“你们办案是不是也这么暧昧?听说那个楼卉就是被你一吓唬……”

侯节挥挥手,打断她的话说:“别提那个楼卉了,她是个惯犯,我们早就想送她去劳教了。”

狐闹闹冷笑一声。这时,她要与林光璧合唱的歌《秋蝉》到了,她连忙舍了他,与林光璧合唱起来:

……

听我把春水叫寒

看我把绿叶催黄

谁道秋下一心愁

烟波林野意幽幽

花落红花落红

红了枫红了枫

展翅任翔双羽雁

我这薄衣过得残冬

……

她是特意与林光璧合唱这首歌的,因为这首歌的意境凄婉,她总怀疑侯节是抹黄胡子固的幕后黑手,就想借歌抒怀。歌词唱完,趁着余音,她含泪说道:“我哥我嫂现在就是这只秋蝉,希望你们能让他们过得残冬。”说完,她放下话筒,一头冲出KTV包房,留下他们面面相觑。

迟疑片刻,蓝红玉走出来,在花园里找到正在树下流泪的狐闹闹,拉她一把说:“怎么搞的,今天是我请客,你不要败兴好不好,我与你哥的问题是个人感情问题,与他们有什么关系?不瞒你说,自从我当上副市长后,你哥就对我疑神疑鬼,我们的关系早就不和谐了,就是没有这次抹黄,我们的婚姻也会出问题。”

“你真的就这么狠心,与我哥离婚?”狐闹闹哭着说。

“两人之间已没有了最基本的信任,这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蓝红玉幽幽地说。

“如果这信任的基础是被人为捣毁的呢,你也不能原谅他?”

蓝红玉叹口气说:“至少目前还难以拿出这样的证据来嘛!”

“我一定会找到这样的证据的。”她拿出字条,递给蓝红玉,“你帮我把那个女人的资料查一查。”

蓝红玉接过字条,只见上面写着:汪雅若,汇春花园3单元1204室。狐闹闹补充道:“就查这个人的基本情况,你可以让公安局你信得过的人查,但一定不能让侯节和詹发权知道。”

蓝红玉想一想说:“那就让佟大伟帮你查吧!”

狐闹闹忽然来气了,大声说:“不是帮我查,是帮你自己查,难道关于你老公名誉的事你都不想搞清楚吗?”

蓝红玉只得赔小心道:“好好好,我说错了,是帮我查,行了吧!领导们还在上面,你再上去帮我陪一会儿吧!”

狐闹闹补了补妆,两人一起上去。米刚正在唱布巴雅尔的《天边》,高音拉不上去,正像黄牛啊姆妈一样难听,自己也唱得难受,狐闹闹拿起话筒就唱,她的音域很宽广,一下子就帮他把沙音掩饰过去,同时也化解了自己与他们再见面的尴尬。 (未完待续)

沙龙简介:

砚清妙语写作沙龙由著名作家砚清发起成立,在线辅导大中小学生及成人写作,教学队伍由作家、编辑、记者、创作员和发表过一定数量文学作品的语文老师组成,师资力量雄厚,深得文章奥妙,能快速打通学生文脉,开启学生智慧,达到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双丰收。

砚清妙语写作沙龙编撰的视频课件《应试作文三十二招》即将上线,每招课长两小时,解决一个方面的写作问题。关注沙龙公众号,可免费获得十二招的学习机会,还可以与作家们互动哟!

砚清妙语写作沙龙微信公众号:yqmy100